寿司酱

[经常性请假] 本命Fliqpy,目前沉迷军觉军和htf坑

幼年qpy设定(这么乖的样子真是太occ了hhhhh)本来是有画猫耳的(见头像),但是后来嫌麻烦删掉了orz

是的是我‪( ⸝⸝⸝• w •⸝⸝⸝ )‬巴不得把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都抓着唠嗑一遍

银菊漫天:

hhhh没毛病😂
【真的会激动好久】

零离🍸:

是的😭😭😭😭😭😭

彡页口十:

太太给我留评论或者回复我了,给太太打字的时候删删减减然后又觉不妥全删掉重新打…简直就像给自己喜欢老久的男孩子告白一样纠结……不过还是好幸福啊嘿嘿嘿

两个都超级可爱!!(我一直以为后面会捅刀子来着居然没有还是我太后妈了(不))

肆个人:

齁死了

🐞AthenaW🐞: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可爱啊!!!!!

小小透明爱DS:

太太太可爱了啊啊啊啊!

C₈H₁₀N₄O₂:

旧图




最近跑去回顾双皮奶,想起去年给阿唯的本子画的小短漫




于是放上来屯一屯,刚好10p




傻爆了这个网点用得😐

pg.1, 成年后虫和骚气依旧铁
pg.2, 迎娶矮富帅走向人生巅峰的虫
pg.3, 求大盾的心理阴影面积

新手上路,平时只会摸摸鱼一正经画起来简直累死,看官们可别嫌弃(。-`ω´-)

啥?你问我画这张图的动力?我回答是队3成吗,每次一看就动力满满啊(手动微笑:))是时候让大盾见识一下什么叫年下小狼狗的逆袭了(烟)

【原创】小写手与小画手

感觉自己也是咸鱼一条_(:зゝ∠)_求来勾搭我啊我不要面子的啊233333

林朵:

从前有一个很努力的小写手,每天都在拼命地写写写。


 


不过写累的时候,小写手也会去看看别人创作的好东西。


 


特别是那些漂亮的画。


 


怎么能有人画出这么漂亮的图案来。小写手一边看画一边惊叹,偶尔也会产生“不知道自己现在转行当画手还来不来及”的念头。


 


当然是来不及了。小写手泄气地否定了这个妄想。能画好一张画太难了。


 


自己只会写一些普通的小故事,还是继续安安心心当个小写手吧。


 


不过,小写手在一次被某张美到不像话的好图击中心脏时,又产生了新的念头。


 


要是能认识这个画手该多好啊。


 


可是小写手不敢轻举妄动,连跟人家主动打个招呼也不敢。


 


因为在写手界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


 


画手是一种非常高冷的生物,只有超级厉害的写手才能勾搭到一个画手。


 


小写手看了看自己的文,再看看人家的画,叹了口气。


 


画手应该是很棒的画手了。


 


可自己离“超级厉害“这个境界好像还差的有点远呢。


 


要是傻乎乎的去勾搭,一定会被嫌弃的。


 


小写手就按住了自己想给人家发送私信的手,默默把对方页面上的画从第一张欣赏到最后一张。


 


每一张都好喜欢的。


 


对方简直就是完全把许多我想象的画面画出来了。


 


光是看着这些画,感觉又有好多新的故事灵感冒出来,源源不断。


 


小写手内心汹涌澎湃,想给画手留好多好多的言,又怕被当成变态。


 


只能小心翼翼地挑了又挑,选了又选,假装很淡定地在其中少数几张图下留一点点言。


 


比如“这张画非常棒”,或者“很美了”这种。


 


我明明是个写手啊。小写手心里很纳闷。怎么该留言时就词穷了。


 


但小写手也不敢再写更多了。


 


满腔的热血都只能死死憋在心里面。


 


只是每天都很期待,跑去画手页面,看有没有更新。


 


更新了就又可以留言了。


 


尽管写来写去都是些没营养的话。


 


可是只要我多留些言,对方应该会注意到我的存在吧。小写手安慰着自己。


 


并没有妄想要勾搭成功。


 


只要能被注意到,就很开心了呢。


 


小写手不知道,画这些画的小画手,其实老早以前就看过自己写的文了。


 


怎么会有写的这么好的故事啊。那时的小画手感觉自己被击中了心脏。


 


不知道自己现在转行当写手还来不来及。


 


当然是来不及了。小画手泄气地否定了这个妄想。能写好一个故事太难了。


 


那能不能去勾搭一下写文的写手呢?


 


小画手是不敢的。


 


因为在画手界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


 


写手是一种非常高冷的生物,只有超级厉害的画手才能勾搭到一个写手。


 


小画手看了看自己的画,再看看人家的文,叹了口气。


 


写手应该是很棒的写手了。


 


可自己离“超级厉害“这个境界好像还差的有点远呢。


 


要是傻乎乎的去勾搭,一定会被嫌弃的。


 


小画手就按住了自己想给人家发送私信的手,默默把对方页面上的文章从第一篇阅读到最后一篇。


 


太神奇了。小画手感慨道。简直就是把我心中所想都写出来了。


 


但明明心里喜欢的都要爆炸,却怂的一个留言都不敢写。


 


或许,爱只能让人一时勇敢,然后就是漫长的胆怯。


 


小画手每天都跑去视奸写手的页面,看看有没有故事更新。


 


每当看到一个超棒的新故事,小画手都会忍不住拿出数位板一阵狂画。


 


好想为这个写手的故事配个插图。


 


但是我画的好差劲啊……小画手沮丧地倒在电脑屏幕前,一阵哀嚎,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咸鱼味儿。


 


诶,页面有新的留言提示?


 


小画手打开新留言,惊呆了。


 


我喜欢的写手给我的画留言了,还说很喜欢?


 


小画手恨不能原地炸成一朵烟花。


 


冷静冷静。小画手把写手的几条留言挨个看过去。


 


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


 


小画手不敢让自己有太多期待。


 


纵使内心波澜壮阔,也只能很客套地回复写手一句“谢谢”。


 


对方留言那么简单,自己长篇大论,不合适吧?


 


但还是忍不住去楼下跑了二三十圈。


 


嗯,与此同时,小画手也正跑的汗流浃背呢。


 


两人都对着同一轮月亮中二病地大喊:我家画手/写手太太是全世界最棒的太太!


 


小画手决定要更加努力地画画。


小写手决定要更加努力地码字。


 


等我变得更好,变得和你一样好……两人同时暗自发誓道。我就去向你告白!


 


所以,最开心的原来是吃瓜群众们。


 


他们发现,最近小写手产文好勤快,小画手画图好积极。


 


各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成长。


 


虽然谁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但总有一天,等到小画手和小写手各自向前奔跑了很远,都变成了更好的自己的那一天,答案就会揭晓。


 


小画手和小写手当中的某一个,会鼓足勇气说一句:我喜欢你好久了。


 


然后剩下那个就又惊又喜:嗯,我也是。


 


END


 


隐藏结局A:小写手和小画手在一起后,一起制作超级棒的绘本,大卖特卖,携手走向人生巅峰。


 


隐藏结局B:小写手和小画手在一起后,拖延症互相传染,共同拖更,导致双方的更新都从此变成一个传说……





-----------------------------


这篇文也归到短篇系列《写给半夜醒来的孩子》里吧,该系列各篇地址如下:


(1)想吃月亮的小兔子(2)鲸鱼背上的城市


(3)流星快递(4)小画手和小写手



摸鱼,感觉自己画还是只会画大脸(¬口¬)ノ,人体废啊啊啊

写评论很简单,放心大胆去留言:大大我真的好喜欢你!

BOOM:

“啊——好喜欢这篇文可是评论什么的好难哦!”


此篇献给苦手写评的大家。


欢迎转发和点小蓝手,解救更多写评苦手


对于同人写手,产粮后绝大多数都希望收到评论,这是对于他们的肯定更是同好之间交流的方式。


而作为读者的你看完一篇喜欢的文的时候,会收获到开心和满足感。


可是当你想要回复支持大大,是否因为苦恼如何写评论而放弃评论?


其实评论并不难!这里教大家最简单表达喜爱的方法!以及部分大众化的雷区


初级:最简单的谁都可以办得到——回复表白/加油


现在各种平台都有收藏点赞等功能,很多小伙伴选择直接点赞,因此单纯回复加油/喜欢仿佛变得没有意义。


可是当只有点赞或者收藏的时候,大大也许会产生:是不是说明这只是友情点赞并非喜欢这个粮呢?之类的自我质疑。


而评论加油/喜欢,可以直观的告诉大大你喜欢这个作品,你觉得文很棒,你觉得大大很棒,激励大大产生最直观的反馈。


这类回复方式非常简单,只需要动动手指几秒钟就能够回复比如:大大我喜欢这个作品,这个文好甜/好虐,大大加油,甚至搞笑文的哈哈哈哈哈


看起来可能是有点言之无物,但对于写手来说是一个直观的肯定,告诉他有人确实很喜欢这个作品对文有所触动。


注意:对于连载文想表达“想要看下去”这类内容的时候,尽量不要说快更、赶紧更之类比较强硬话语,毕竟是同好交流嘛!


比较好的表达方式如:这文好好看好想看后续啊或者,太好看了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后续(相对比较期待的语气)还可以再加上最期待的剧情简述


中级:摘抄或简述某一剧情并表达喜欢


这一步也非常简单,并且能够更加具体的表达喜欢,非常推荐想要言之有物又不知道如何去评的小伙伴!


想必大家都做过好词好句之类的摘抄吧?


复制或者简述这篇文里面你喜欢的情节,比如:A费尽心思和B终于亲了(这就是复述)我好喜欢这块啊!(表达喜欢给予肯定


这种回复会让写手有明确的知道,啊这里被喜欢了好开心之类的感想。或者我也超级喜欢自己写的某处,被肯定被发现了好开心啊!


高级:即在摘抄表达爱意后加上自我感受


这里就是等级二的升级版本,表达喜欢后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说说为什么喜欢,更具体的和作者交流,和对粮吃过后进行反馈


比如:


A费尽心思和B终于亲了(复述)我好喜欢这块啊!(表达喜欢给予肯定)啊啊啊他们心动的原因是来自作品的某某部分吧?(联系原著)实在是太甜了,简直苦尽甘来啊,xx辛苦了(自我感受)好想看后续啊,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期待后续,发出疑问)


这样一段比较长的评论是不是非常简单的就写出来了呢?比起大大们构思剧情写或长或短让你萌的故事,是不是相对很容易呢?


如果发现了前文的伏笔被揭开不妨也大胆的说出来:原来xxx之前做的某些事是因为某某处啊!上文提到来的,啊我还奇怪为什么会有某某举动呢!


说不定你就戳中了大大想写的点呢!


神级——长评


这基本上就是把上述集中方法杂糅在一起。你就很容易表达出来自己对于一个作品的喜欢了!


很少有大大不喜欢长评的哟,如果你爱她不妨完完整整的告诉她吧!


大胆的去留言吧!虽然有的大大可能特立独行,又或者你觉得评论太多不缺自己这一个,但是绝大多数写手如果你喜欢,请留言告诉他吧!


毕竟评论也是繁荣圈子的一个动力嘛!


在此提醒大多数同人写手的雷区,如果你进行以下的留言很容易打击到你喜欢的大大哦!


那就是:提非文章本身的cp,毕竟你喜欢大大写的文,一定是因为喜欢这个cp,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提起其他cp都容易让大大产生反感。


不要爱他还伤害他哟!


举例:


本来是xx党看了大大的AA觉得AA也不错啊!


大大的AAcp好萌虽然我更喜欢xxcp!


大大写的这个好好啊,如果能写XXcp就更好了!


大大c不应该是攻b不应该是受吗?


等等。


无论表达喜欢还是不喜欢最好不要在一个cp的文下面提到另一个cp哦!


相信看过这篇的你,可以轻松写评了吧!

沉于故梦 (2)

○打算写中长篇,就把文改了一下名,原名“梦魇时分”
○ Dick/ 阿卡姆骑士桶
○并不是漫画原著党,私设如山
○角色并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但ooc就都是我的锅了
○可能涉及重口味血腥描写,慎入
○最后,作者想说,开刀真的好疼啊啊啊 OAQ ,今天刚做完手术,小腹开刀的口子疼的不行,根本睡不着,只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更一小段文了。。。

——————————————————————————————





刚做完手术的时候,Jason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毫无血色的脸上覆盖着氧气罩,除了偶尔微微起伏的胸口外,就安静的像个死人。


他也的确差点就是个死人了。


离手术已经过了好几天了,但还是一点要醒的迹象都没有。


病床被放在蝙蝠洞那台巨型电脑的旁边。


Jason下半身插了导尿管,上半身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管线,有测血压的,有量心跳的,有输盐水的,但更多的是Dick连也不大清楚。管线除了连接着几个像是心脏起搏器的大型仪器之外,还连接着蝙蝠侠工作的那台巨型电脑,这样,他们就可以随时监管Jason现在的身体情况。


其实,这都是Bruce安排的。


Bruce在电脑前做蝙蝠侠的工作的时候偶尔会抬头看看躺在旁边的Jason,但也只是看看,衡量一下电脑上的数值,确定数值是否正常。


Dick觉得,Bruce应该是还没准备好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Jason。


Alfred倒还是那个Alfred。英国老管家常常在干完家事的时候就去病床旁坐着,也不出声,一坐就是一个下午或小半夜。他好几次看到阿福转过身,默不作声地擦眼睛,他也是装作没看见的样子。毕竟,Jason小时候是和Alfred最亲了。


Tim有时候路过蝙蝠洞也会来看看这个躺在那儿半死不活的前罗宾。脸上的表情带着一点探究,偶尔会问问病人现状。


Dick经常抽时间去看Jason,有时会摸摸他的额头确定他有没有发烧什么的,像他们小时候一样。但在Jason小的时候,可不会让Dick轻易摸他头,他说那看起来娘唧唧的。现在倒是不会反抗了。Dick叹口气,手忍不住在他额头上多摩挲几下。








Bruce是被一连串急促的“哔哔哔”声惊醒的。他一把把被子掀开翻身下床,匆匆套上拖鞋就向一楼跑去。


Jason在床上剧烈地发着抖,四肢在床上胡乱抓着,把许多的管线都给扯掉了,床头的仪器闪着红灯连续不断地发出警报声。


“Jason!”Bruce试着唤醒他,但Jason双眼死死地紧闭着,头在枕头上不停地扭来扭去,已经被冷汗浸湿的黑发黏在额头上,浑身不停颤抖得和筛糠一样。鲜红的血开始透过被子渗透出来。

“你们一人一边按住他!” Bruce对着刚刚冲下来的Dick和Tim喊到。

Dick和Tim按着Jason已经冷汗淋淋的身子,Bruce立马对着Jason的脖子打了一针。

Dick担忧地看着渐渐停下挣扎的Jason,后者苍白的脸上都是豆大的汗珠。


他好像看见Jason的嘴唇动了动。

他侧耳俯下身。

“他说什么?”Tim问,刚刚的状况着实让他吓了一跳。

Bruce看着他,也在等他的回答。

“他说,”Dick咬了咬下唇,


“Sir,求你,不要过来。”










【Batfam】不存在的蝙蝠侠(盲盒AU?)

这几个群让我笑抽了23333但感觉绝对不止这么几个群

风苟:

#来源于达米安开盲盒开到红头罩。提姆没被抓走,我不管


#心态崩坏之后飙手速作,一切愚蠢归于作者


#故事取材自我去了四次肯德基都没有皮卡丘


——————————————————————


“盲盒中没有蝙蝠侠这一款。”通讯线路里,罗宾郑重其事地宣布他的调查结果,“根本没有,都是骗局。”




夜翼心里“咯噔”一声。他迅速切换了私人线路拨给红罗宾:“我知道你在做什么,把你搜到的图片都删掉,做个善良的好哥哥!”他清晰地听到线路那头传来一声极不甘心的“切”。




接着他拿出手机给杰森发了一条信息:“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但我劝你最好停手。”回复他的是一条语音,罗伊的声音——“我在给杰鸟录他开盲盒……蝙蝠侠!杰森选手的挑战一次成功!对了迪基你让他别干啥?”




夜翼长长地叹了口气,切回公共频道。红罗宾正在说话:“是吗,那你推上看到的那些蝙蝠侠手办都是假的咯?”




好吧,这对提姆来说已经很温和了,起码他没有把蝙蝠侠开率数据甩在达米安脸上。




“假的。”达米安斩钉截铁地说,“都是假的。”




“……无话可说,我下线了。”红罗宾答道。接着夜翼手机里【蝙蝠崽子搞事善后群】亮了起来,提姆正兴致勃勃地问杰森要坐标。




顺便一提,他们四个人一共有五个群,没红罗宾的群叫【韦恩集团董事交流会】,没杰森的群叫【失足少年离家出走搜救小组】,没迪克的群……好像叫【大家都是成年人谁告状谁小狗】?




四个人都在的群是【蝙蝠洞互帮互助友好沟通平台】,由阿尔佛雷德后台监控。当然,阿福不知道他们知道阿福有监控,这话说起来还挺绕口。




“你们别太过分了,开不出蝙蝠侠又不是达米安的错。”夜翼在群里说了句。




“也不是我的错。”红罗宾秒回。




“是命运,命运。”红头罩跟道,“接下来由军火库表演一段巴黎圣母院经典唱段……”




夜翼果断开了静音锁了屏。




这群家伙,他们一点也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罗宾对蝙蝠侠盲盒的执着已经超出可以开玩笑的范围了。自从那次家族聚会抽到红头罩,他就开始了百折不挠的蝙蝠侠追寻之旅,从套餐A吃到套餐Z,从市中心店吃到飞机场,甚至还整理出了一张该以什么样的姿势进店门开盒子的玄学列表。




当然,没用。达米安连海王都吃出来仨(没有不敬的意思,只是他掉落率实在不怎么高,毕竟英雄们都是在自己的城市卖的最多,亚特兰蒂斯又没有连锁店),依旧没有迎来一个蝙蝠侠。这真是一件非常悲伤的事情。




迪克试图安慰他:“你每天都能见到真正的蝙蝠侠,何必在乎一个盲盒呢?”看,说的多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可惜他面对的是全球少儿年龄组最难搞选手榜首达米安——他的罗宾低下头认真思考了三秒,答道:“两个我都要。”




没办法,迪克不得不担负起一个成年人的任务,开车带被杰森提姆组队气炸的达米安离开哥谭,去大都会碰碰运气,不然这小祖宗该计划爆破盲盒工厂了。可惜现代阳光大都会人民对哥谭黑暗生物没什么兴趣,迪克吃到了小氪,达米安吃到了超人,他们交换了一下。打包带走的那份里是超级卢瑟。




“哇哦,超级卢瑟,这还挺少见的。你愿意和我的超人限量版交换吗?”店员小哥友好地请求。




“超级卢瑟算英雄?”迪克一愣。店员立马热情地拍拍他肩膀:“哈哈哈那还用说吗?总比隔壁蝙蝠看着可爱点吧!”




很好,现在达米安的待做列表上又多了一项:让大都会超级英雄快餐分店缓慢而异常痛苦地由于资金断流窒息而死。原句。




得知这个消息,杰森是很慌张的,毕竟他最爱的夜翼烤翅是这家连锁店的独家配方,为了让达米安放过烤翅,他决定深入虎穴,在哥谭快餐店打打工,看看能不能捡到一个没人要的蝙蝠侠。在打工的三天里,他见证了无数个孩子拆出蝙蝠侠时灿烂的笑脸,当然还有拆出红头罩的——他第一次知道自己居然这么招小孩子喜欢。等到取得餐厅老板信任,也就是半天之后,他终于找到机会独自钻进放玩具和杂物的库房,拿出藏在怀里一早上的韦恩黑科技便携式X光透视仪,透过这层层叠叠的盒子连外面辣妹服务生的骨架都看得清清楚楚,却没有找到一个蝙蝠侠。




杰森不敢相信这个结果,十分钟前他还看到有人拿着蝙蝠侠从店里走出去,剩下一大堆里面没有蝙蝠侠?不可能的。他在库房里找了足足十五分钟,一个蝙蝠侠都没找到。内心震惊久久不能平静的杰森拿出手机,在【蝙蝠崽子搞事善后群】里发了一句:“我觉得你们弟弟可能中了开不到蝙蝠侠诅咒,心里有人选吗?”




“别赖我。”提姆的回复简短有力。




话唠夜翼居然没有立即跳出来长篇大论“杰你这是迷信而且什么是你们弟弟达米安明明也是你弟弟你这样叫会伤他的心”,杰森还蛮意外的,直到他一抬头看到迪克达米安一大一小站在柜台对面。




“嗨,杰森?”迪克尴尬地挥挥手,另一个手里捏着闪烁不停的手机。




达米安则是百般嫌弃地皱了皱鼻子:“你下面穿的那件粉色玩意儿是裙子吗?”




杰森:“……”




达米安一个人先去找位置坐下了,杰森趁机凑到迪克耳边嘀咕:“我在库存里找了半天,一个蝙蝠侠都没有,你觉不觉得这事儿有点邪?”




迪克也忧虑起来:“有没有可能是提姆?当然,我没别的意思,但是你看他们俩前几次……”




“别闲聊成吗?后面还有人等着呢!”身后一个排队的母亲不满地抗议,迪克只好让到一边。




“超级英雄套餐。”这位母亲没好气地说,他的儿子一脸倔强,母子俩看起来像是刚吵过架。




“要里面有蝙蝠侠的!”小男孩高声补充道。




“我们可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这得靠运气。”杰森得体的职业性微笑里面全是坏水,迪克再清楚不过了。杰森随手拿了个盲盒放在餐盘上,转过身去配餐,就在他打蝙蝠女可乐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男孩的尖叫——“蝙蝠侠!!妈妈你看,是蝙蝠侠!!!!!”




杰森差点把纸杯捏成一团。




“是是是,小声一点。”男孩母亲不耐烦地斥责道。杰森走过来,忍无可忍似的“啪”一声把蝙蝠女可乐搁在餐盘上,神色悲壮地说:“女士,为你的儿子骄傲吧,你不知道拿到一个蝙蝠侠盲盒有多不容易,有的人穷尽一生也只能抽到没完没了的红头罩。”




迪克默默捂住了脸。




作为达米安抽不到蝙蝠侠盲盒的最大嫌疑犯,最近开始涉及餐饮行业的提姆•德雷克总裁决定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即使达米安最近才在他的凯夫拉翅膀画了只啄木鸟伍迪,他也不会为此报复,害这个纯真的小男孩拿不到蝙蝠侠盲盒。提姆不止一次表示他可以直接去找制造商买一吨,而达米安则一脸鄙夷:“不是自己开出来的,有什么意义?”就好像提姆刚刚的提议是让他在面对鳄鱼人时选择报警。他俩十分常规地来了一场论辩,结论是“提摩西你这个举世无双的蠢才”和“达米安你开不出蝙蝠侠纯粹是报应”。




迪克原本以为他们又会像以前一样赌气,连着好几天都不理对方,直到某个下午他偶然在快餐店里看到达米安缩在角落的桌子上吃汉堡,某个辣妹服务员不停朝他那边打量。




迪克走进店里,达米安兴趣缺缺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手边是个黑蝙蝠。




“你已经来这里吃的次数多到店员都认识你了?”迪克问。




达米安翻了个白眼。“不,她在找我哥哥……她认为的我哥哥。”




迪克下意识整理了下发型,收获了达米安看傻逼般的一瞥。“我指的不是你,是提摩西。”末了还补充一句,“对她来说你太老了。”




迪克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是该怒吼“我一点也不老”还是惊叫“你和提米来吃过汉堡”。




总之,直到整个盲盒活动即将结束,达米安都没能开到蝙蝠侠一次。这几天他的头一直耷拉着,看上去特别没精神,可能是经由得不到盲盒开始怀疑人生。




看不下去的阿尔佛雷德把这事原原本本告诉了布鲁斯。“作为一个父亲,您的儿子想要一个蝙蝠侠盲盒,您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联系厂家买几个?”这是布鲁斯的第一反应。他立马得到了【少爷们深呼吸三次再开口】群的一致谴责——这是一个唯独没有达米安的群——就连提姆也参与了声讨的队伍。




“不是自己开出来的有什么意义?”提姆义愤填膺,手机键盘戳得噼里啪啦,“这和好不容易找到鳄鱼人藏身处却选择报警有什么区别?”




布鲁斯接受批判,良心压得他噤了声。




“至少带达米安少爷去吃一次快餐。”阿尔佛雷德最后说,“说不定蝙蝠侠能开出蝙蝠侠来。”




于是,月末的一个下午,布鲁斯问达米安:“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快餐店来点什么?”




达米安没有立即同意,他的绿眼睛里展现出从错愕到期待到惆怅到平静的复杂变化。“哦,好吧。”他说,“如您所愿。”




点餐的还是那个辣妹,她非常熟稔地问达米安:“嘿小帅哥,像往常一样,超级英雄套餐?”




“不,单点一个红头罩辣堡。”达米安语气沧桑,“我追求的东西不过是虚妄。”




布鲁斯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提到蝙蝠侠盲盒这件事,迪克他们的态度比提到瞭望塔又差点被拆还严肃。




“我来一份超级英雄套餐。”布鲁斯冷静地说,蝙蝠侠从不信任运气,但此时此刻他暗自希望自己的能为儿子招徕一个蝙蝠侠。




话说回来,作为一个活生生的蝙蝠侠的儿子,达米安为什么会痴迷于蝙蝠侠手办?难道他一个父亲还比不上塑料小人?




“拆开看看吧。”布鲁斯和颜悦色地提议道。




“父亲,如果你寄希望于拆出自己的玄学,你会大失所望的。”说出这句话的男孩上周时早餐吊了半小时嗓子,就因为网上有超过三个人分享了自己吊嗓子之后盲盒拆出蝙蝠侠的经历,“非生命体的个人意志并不存在。”




布鲁斯将盲盒推过去。“别忘了我是谁。”




达米安有点被说动,because I am batman是宇宙一切问题的终极答案。他打开盒子,里面的人物披着一身黑披风——他强忍住欢呼的冲动,将手办取出来,却瞬间僵住了。




黑色披风下,是一张狰狞的惨白色笑脸。




“惊喜!!!恭喜你得到哥谭大人物小丑的手办!嘻嘻嘻!!!此处应该有礼炮庆祝!!!”




手办发出了倒计时般的滴滴声,布鲁斯当机立断夺过手办把它放在地上,踢倒桌子作为掩体。“趴下!”他大喊道,同时用身体护住达米安。




倒计时停了。




没炸。




……也是,谁没事拿自己的形象炸着玩。




布鲁斯很崩溃,他组织了一次全哥谭范围搜查,发现小丑好像只弄了这么一个自己的盲盒。




达米安更崩溃,全宇宙仅此一个的小丑盲盒他都开出来了,却还是没有蝙蝠侠。




充满波折的盲盒活动月终于结束了,再也没有人敢提带达米安吃套餐。从【哥谭四美】群里得知此事的卡珊戴拉趁着回哥谭办事,把她从香港开出来的蝙蝠侠带了过来。是的,这家连锁店在香港也有开。




“谢谢你,卡珊,你留着它吧。”迪克十分感动然而拒绝。




“没事,我还有三个。”卡珊答道。




迪克噎住了。




“他真的不需要。”提姆接过话茬,“达米安的收藏已经完整了,他亲手给自己做了个蝙蝠侠。”




说着,提姆把照片发进没有布鲁斯的【本群使用期限截止13号新群当天看通告】群(为了防止布鲁斯监控,怎么小心都不过分)。这是一张合照,和最中间英武挺拔细节刻画生动披风甚至用的还是真正的凯夫拉料子的蝙蝠侠相比,周围几只手办显得又粗糙又劣质——你能指望赠品盲盒里有什么好东西呢?




卡珊戴拉十分不想承认:她也想要一个这样的蝙蝠侠手办。




“对了,旁边这一坨红球是什么?”她注意到照片右下角一个泛着金属光泽的红色团子样东西,上面好像还画着眼睛。




“杰森看到达米安给布鲁斯捏的蝙蝠侠之后有点惊艳,就找达米安订做了一个红头罩手办。”提姆喝了口咖啡,“那是达米安今天交的货。”




卡珊:“杰森什么反应?”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亮黄色身影嗖地从客厅门口掠过,后面追着一个红色的——杰森路过餐厅时探头进来:“下午好啊,卡珊,我还有事一会儿聊。”接着人就不见了,没一会儿客厅外就传来乒乒乓乓的声响和达米安印第安酋长般的战号。




提姆对卡珊绽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你猜?”












Free Talk


至今我仍没有皮卡丘


差点忘了,520,爱你们看到这里的所有人





我的弟弟变小了怎么办,在线等,急!(3)

○小甜饼向,有batfam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本来是dickjay,但现在感觉已经被没节操乱爬墙的作者我改成了alljay...... 一窝小鸟也很有爱!(被撬棍打死)
○暴娇的小男孩最可爱了owo
——————————————————————————————

望着睡的死死的红罗宾,Jason觉得觉得他躲在这里绝对一个无比正确的选择。

呼—— 刚刚真是太惊险了,他现在想起来还是冷汗直冒。





十分钟前,韦恩宅,蝙蝠洞——

“小翅膀!” 夜翼一手扯住了正欲离开的小孩,差点把他裹身的布料扯下来。

“Dick放开你的手!” Jason眼疾手快地拍开Dick的手,急忙提了一下松松垮垮眼看就要往下滑的衣服。

“你难道就打算这样离开吗?”Dick眉头皱了起来,盯着挂在Jason身上的衣服。

“怎么,难道你有?” 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难道哥谭本地的服装店长胆了敢在大半夜开门吗。
别告诉我老家伙还跟有恋物癖一样保留着他儿时的衣——啊不对,上次他来的时候好像一把火把它们给烧了。

“我的确有。”现任罗宾站在二楼倚着栏杆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们,嘴角恶意地翘起,伸手一指——

Jason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在看到玻璃柜里静静陈列着的罗宾制服瞬间炸了毛,涨红着脸一脸震惊地吼道:“你他妈做梦!我死也不会再穿那种玩意儿!”

Damian好笑似的挑起一边眉毛来表达“你确定?”

Jason掉头就打算走——哦别误会,不是他大度到肚里能撑船,而是他现在他娘的大概可能也许打不过那个该死的恶魔崽子——

“小翅膀。”衣角再次被人拉住,与此同时他用余光看到了已经打开了玻璃柜正拎着旧款罗宾制服往这里走的Damian。

Jason转过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开始扒光他衣服的Dick,眼神仿佛在说“你的脑子是被你配着麦片当早餐吃了吗”,而后者正用他那双海蓝色的眼睛注视着他,好声好气地说:“小翅膀,既然没有别的办法了,那不如......”

他拼命扯着衣服用力挣了两下没睁开,Damian已经走近了,短得可以当内裤穿的绿鳞小短裤在灯光底下闪闪发光,仿佛在说“来啊~快活啊~~”

妈的智障!!!

Jason整个人吓得差点没跳起来(事实上要不是夜翼拖着他已经一蹦三尺高了),冷汗津津的手拼命掰着Dick的手,惊恐地看着绿鳞小短裤离他更近了,近到他可以看清上面亮闪闪的鳞片纹理——

卧槽你妈逼的快放开你们他妈的几个傻逼!

他用尽全力一脚踹上Dick的dick,后者立马“嗷”的一声惨叫松开了他捂着裆向后摔去一下子撞倒了在他正后方的Damian。

Jason抓起自己的衣服掉头就跑,身后不断传来Damian的骂声和Dick的哀嚎——妈的两神经病!

他跑得脚下生风简直要飞起来,在转角处突然一个急刹车差点没把自己摔死在地上,转向就往Tim的房间狂奔。

他现在根本跑不过他们,而Tim的房间被他们搜查的可能性最小的地方!




Jason贴着木门,没有听到除了Tim和他自己呼吸身外的声音。

感谢老家伙(我刚刚在想什么?感谢老家伙?怎么可能!要感谢也是感谢他的钱吧!),宅子够大,他们找人还是要花上一点时间的。

他翻身靠着门坐下,心脏狂跳,浑身无力。

不过绕着宅子内部跑了几圈,他小时候体力有这么差吗?!

目光落到睡的正香的Tim身上,Jason不禁翻了个白眼——红罗宾的警惕性就这么差吗,这个睡的跟猪一样的鸟宝宝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Jason撑着发酸的双腿站起来,小心翼翼地挪到Tim床边。

Tim的双眼紧闭着,一脸安详—— 如果不是起伏平稳的呼吸,这小鸟看起来就和被安乐死了一样。

算了,这好歹说明Tim现在处在不容易醒的深度睡眠时期。

Jason眨了眨眼,一股不知从哪里来的浓烈睡意涌上大脑。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抬头看了看四周,再低头看了看床上的红罗宾,小心翼翼地爬上床,在里Tim最远的一个角落蜷起身子,打算暂时小憩片刻。

然而没一会儿,他的呼吸变得平稳而悠长。

本来睡的死死的红罗宾,此时正睁着一双冰蓝色的眸子,静静地看着他。